贫困村村支书非法获利3千多万 用毒品控制“两委”

日期:2018-12-20 14:36:42
      “涉黑”村支书和他的“行贿账单”

  通过行贿、伪造无犯罪记录入党;通过毒品控制村“两委”长达7年,获利3000多万元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被查封的李家大院。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

  常向村民宣传“扫黑除恶”的李文华,因为“涉黑”被抓了。

  他是河北省赞皇县北清河村原村支书,他曾连任三届县人大代表,还获得“十佳”优秀党支部书记的称号。2018年10月26日,石家庄市纪委通报了这位“明星村支书”的另一面——涉黑、涉枪、涉毒、涉赌。

  通报提到,2007年以来,李文华网罗吸毒、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,开设赌场、非法持枪、容留吸毒,逐渐形成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。这个组织多次采用暴力、威胁等手段,殴打无辜人员,致伤7人。警方查实李文华等人涉嫌违法犯罪问题44起,涉及寻衅滋事、非法拘禁、非法持枪、故意伤害等罪名17项。

  位于河北省西南山区的赞皇县,是国家级贫困县,北清河村则是赞皇县的贫困村。石家庄市纪委通报显示,在担任村支书7年的时间里,李文华通过非法采矿、非法占地、骗取贷款,获利3000多万元。举报者们多次信访,但未得到回应。

  直到2018年3月,中央第十五巡视组将反映李文华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,移交石家庄市纪委监委。不久,警方出动120名警力,将李文华及其妻子、弟弟等22人抓获。

  抓获李文华的同时,警方从其家中搜出“行贿账单”。新京报记者获取的部分“行贿账单”显示,赞皇县政府副县长李世奇、政协副主席商旭民,县公安局副局长闫建安、刑警大队代理大队长焦瑞峰等多名领导干部,出现在“行贿账单”当中,四人目前均被依法留置。河北省公安系统一名工作人员透露,名单中共涉及数十人。

  2018年12月15日,新京报记者从当地公安部门获悉,此案已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村委会门前的展板提到,“要坚决肃清李文华案件流毒”。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

  赌博起家

  邵江(化名)的妻子称李文华为表舅。近些年,两人在生意上有往来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李文华早年家境一般,父母都是当地普通农民。“年轻时,他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,别人都是在地里劳动,他从不劳动。”

  李文华第一次入狱是1984年。当时,23岁的李文华因生活作风问题,被赞皇县法院判了两年刑。刑满出狱后,“他开过大车、搞过运输,在县里做过一些小买卖,但都没挣到什么钱。”邵江说。

  李文华后来的发迹源自赌博。石家庄市公安局民警夏恒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2009年左右,李文华开始开设赌场,并淘到了第一桶金,大约四五百万。

  李文华爱赌,在村里并不是秘密。邵江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赞皇县爱赌博的人,都称李文华为“李老师”。“他精通这个,在赞皇算是一把好手。麻将机他是第一个接触的,老千手法、隐形眼镜,别人都没听说的时候,他就利用过。”

  在李文华设的赌局上,常常有人一晚上就输掉数万元。“他常常和周围有钱人拉关系,然后和他们赌博。牌局上,利用一些手法赢钱。我们这边山区有个小老板,在他那输了有200多万,倾家荡产。”邵江说。

  通过赌博积累了上百万的资本后,2010年左右,李文华和朋友承包了县里的招待所。在邵江看来,承包招待所后,李文华与一些官员攀上关系,这为其日后当上村支书,提供了便利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12月14日,养猪户李树军站在被铲除的房屋前。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

  “明星村支书”

  2011年左右,积累了资本和官方人脉的李文华,开始谋求政治上的荣耀。

  据北清河村村民殷三刚、侯三妮等人介绍,2011年前后,李文华花了5000元,通过时任北清河村的村支书,成了党员。“按说,他被判过刑,是不符合党员要求的。但当时,他做了一份虚假的材料,开具了无犯罪证明,这才成了党员。”一名知情人士称。

  当年11月份,他通过向村民送油、送米等方式,当选村支部书记,后又兼任村委会主任。知情人士透露,李文华和赞皇县政协副主席商旭民是同学关系,和赞皇县政府副县长李世奇关系密切。据媒体报道,李文华竞选村支书时,其上级政府南清河乡的党委书记,正是李世奇。

  当上村支书后,李文华开始通过媒体包装自己。他曾告诉一名村民说,要在媒体前多说他的好话。

  石家庄日报曾刊发《赞皇县北清河村党支部书记李文华》报道。报道称,赞皇县北清河村十分贫困,“早年到县城做生意的李文华,算得上村中的成功人士。眼瞅着乡亲们日子富裕不起来,村两委几次登门,终于把李文华拽回了村。”

  报道提到,当上村支书的第二年,李文华成立了华顺农业专业合作社和千百度生态农业有限公司,采取社会资本投入、农民土地入股、林地规模经营、产业公司化运作模式,流转林地5200亩。“整个园区预计三年后,能实现利润一个亿,加入合作社的村民每人能收入一万元以上。”李文华接受采访时称。

  在当时,李文华“土地流转”的做法被视作典型,他也因此成为当地的“明星村支书”,不仅获得县“十佳”优秀党支部书记的称号,还连任三届县人大代表。

  但实际上,村里土地流转的面积和利润,与李文华所说的数字相差甚远。2018年12月17日,北清河村现任村支书殷利现告诉新京报记者,村里流转的土地并没有5200亩,而是1000余亩。由于部分土地荒废、管理不善,截至目前,园区也没有盈利。

  村民殷三刚回忆,当时,农民的土地是以租赁的方式,流转到合作社。村民出让土地,每亩地每年可获得1000元的租金。“李文华对我说,不管地上长不长东西,每年都能拿到租金。听完后,我就在想,地荒了还能挣钱,这不就是骗国家钱吗?”

  正如殷三刚猜想的一样,李文华通过土地流转,将本村土地合并建立了农业园区,并将实际经营权控制在自己名下,以此,骗取银行贷款和国家专项资金一千余万元。“他就是利用土地,去银行骗贷款,实际上,那些地都是从村民那租的,他个人没有多少地。”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开小卖店的殷三刚,来不及搬家,房子便遭到拆除。12月14日,他从附近的废墟中,刨出当时未拆封的饮料。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

  用毒品控制“两委”

  赞皇县位于石家庄西南部,属于山区县,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。北清河村,则是全县有名的贫困村。村子一共1892人,贫困人口占60%左右。据石家庄纪委通报,正是在这个贫困村里,李文华等人通过把持“两委”政权,在7年时间里,非法获取经济利益3000多万元。

  邵江告诉新京报记者,李文华承包过村里的供热公司,其家属还在村里的河道旁,做过采砂生意。除此之外,李文华长期放贷,赚取高利息。

  做金融生意的邵江说,2013年8月份,李文华曾通过他,向石家庄一家房地产公司放贷2000万元,年利息为30%。此外,李文华还曾以月息4分的高利息,向赞皇当地房地产公司放贷数百万元。

  “这些钱,大部分是他利用流转土地,从银行骗的贷款。”邵江称,也有一些人将钱转入李文华妻子名下的公司,再由他贷出去,他从中间赚取利息差。新京报记者获取的李文华的部分账单显示,2014年6月30日至2014年7月9日,9天内共计250万元转入其妻子名下的公司。

  在村民殷三刚眼中,通过上述生意,逐渐富裕起来的李文华,“不仅盖起豪宅,还长期吸食毒品。”

  李文华的家,被当地人称做“李家大院”。他从村民手中买下耕地,建成占地8.8亩的住宅。住宅是四合院风格的庄园,里面设置有鱼塘、亭台。就任村支书后,他直接将村支部安置在“李家大院”内。

  从2014年以来,长期吸毒的李文华,多次在“李家大院”组织手下吸毒,以此来达到掌控、笼络手下人的目的。石家庄市公安局民警夏恒兵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表现好的,他免费提供毒品;表现不好的,他对这些人进行相应处罚;表现特别不好的成员,他会举报这些人吸毒。”

  邵江告诉新京报记者,李文华的司机殷国强(化名)接触李文华后,开始吸食毒品。2016年8月份,殷国强因为索要借款,得罪了他。“李文华就利用手段,把殷国强送到石家庄市强制戒毒。”

  非法拘禁

  邵江和李文华交恶,是在2016年。据其介绍,2014年左右,李文华找他借了一笔钱,村里的供热公司,则欠着李文华数百万元。这家供热公司,承担着近半个县城的供热。邵江看中了公司发展潜力,便提议让李文华帮着把该公司收购,以抵销债务。李文华听完后表示赞同,并拍胸脯说,“我去谈,价格肯定合适。”

  2014年11月,李文华和供热公司谈妥,价格是1380万。邵江觉得这个价钱很合适,就把公司买下来了。石家庄市公安局民警夏恒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,李文华在与供热公司谈判时,采用了非常规的手段。“他通过组织村民,对供热公司进行闹事,致使供热公司无法正常经营。低价将供热公司收购到自己手里。”

  曾参与过此事的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,当时,李文华以供热公司污染环境为由,鼓动附近6户村民,去公司堵门、阻止车辆通行,并索要污染费。“后来供热公司干不下去了,就转给了他。”该村民提到,李文华接手公司后,便不再提污染的事。

  邵江称,起初,为了管理方便,他任命李文华为负责人。一个月后,双方在赞皇县行政服务大厅办理了股权转让手续,股权全部转到他名下。

  2016年,有人出高价向李文华购买供热公司,李文华动心了,便向邵江提出了收购的意向。“刚开始谈的2000多万,但是签协议头一天,李文华反悔了,说自己没有钱。后来,他就不断找我麻烦,想霸占公司。”

  邵江告诉新京报记者,2016年11月15日晚,李文华打来电话,约他出去商量事情。当晚11点,到达李文华在县城居住的小区后,邵江遭到几名男子的控制,并被殴打。“其中一个人用刀架在我脖子上,不让我走。”随后,他被带到北清河村“李家大院”,李文华的儿子、干儿子等五六人将其看管起来。

  直到签署了无偿转让供热公司的字条后,被限制自由将近30个小时的邵江,才被放出来。次日,邵江来到赞皇县公安局城关分局报案。不久,他又将此事反映到河北省公安厅。2016年12月23日,赞皇县公安局对邵江被非法拘禁一案立案处理。到2017年5月3日,公安局认为此案“情节显著轻微,危害不大,不认为犯罪”,作出撤案决定。

  从那时起,邵江开始向省、市相关部门举报李文华。

  强拆民房

  除邵江外,长期举报李文华的,还有北清河村的殷三刚和李树军。

  李树军是北清河村养猪场的老板,他的养猪场距离供热公司仅一墙之隔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供热公司的锅炉,是被淘汰下来的二手锅炉。2013年,锅炉房建成后,铲车工作的噪声、空气中弥漫的酸味、漫天的黑色粉尘,让他感到身体不适,养猪场的猪陆续死亡。

  根据相关的环保法律规定,供热站的防护距离不得小于300米。从2014年起,他开始向环保部门举报。当时,李文华是供热公司的负责人,“他原本说会赔偿我损失,但始终没有兑现。”2015年的正月初八,李树军前往石家庄信访。在他看来,这一行为激怒了李文华。“李文华直接带人拆了我的养猪场,我回到家中,发现厂房已经成了一片废墟。”

  当晚,李树军去“李家大院”找李文华理论,结果遭到李文华亲属及村“两委”成员等十余人毒打。李树军记得,当时人群中有人喊,“用棒子打死他。”被殴打后,他和他妻子还被迫下跪,向李文华道歉。

  同样因举报供热公司污染被殴打的,还有73岁的殷三刚。殷三刚原本在村里开小卖部,他的家也在供热公司隔壁。第一年举报污染的时候,供热公司赔偿给他7000元。“后来老板换成李文华后,污染不但没有解决,钱也不赔了。”

  2015年5月27日,殷三刚阻止供热公司施工时,与李文华的家属发生冲突,“我被打断两根肋骨,我的儿子也被打成轻伤。”随后,殷三刚被送往医院治疗。当天,他的房屋便被拆除。“什么东西都没搬出来。”

  2016年5月26日,北清河村委会和殷三刚签署了和解协议,赔偿其房屋及屋内物品损失费,共计6万元。协议还提到,2015年5月27日,李文华的弟弟李文刚,打伤殷三刚和其儿子;2016年4月13日,李文刚的儿子李光伟等人,在县城将殷三刚打伤。由李文刚赔偿其住院费、误工费两万元。

  石家庄纪委的通报提到,2007年以来,以李文华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,多次采用暴力、威胁等手段,殴打无辜人员,致伤7人。

  多名遭其殴打的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,被打后,他们向公安机关报警后,均未得到处理。石家庄纪委通报也提到,赞皇县公安局在侦办9起李文华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案件过程中,包庇纵容,提供了直接保护。

  “行贿名单”

  2018年3月,中央第十五巡视组将反映李文华违法犯罪的线索,移交石家庄市纪委监委。不久,警方出动120名警力,将李文华及其妻子、弟弟等22人抓获。抓获李文华的同时,警方从其家中搜出“行贿账单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部分“行贿账单”记录了李文华与部分官员或个人的往来。

  “6月25日,商旭民搬家,上礼1万元。”

  “11月10日,刘中才、奇子、孙某军买衣服、吃饭、足疗,共计14671元。”

  “11月13日,奇子生日,买羊,100元。”

  “2014年7月9日,李世奇转30万到槐阳(槐阳工贸公司)。”

  “2014年7月10日,孙某军转50万到槐阳。”

  “10月19日,闫建安对过打麻将,给焦瑞峰5000元。”

  “8月24日,给刘某女儿上学送礼6.5万元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名单中的闫建安为赞皇县公安局副局长,焦瑞峰则是赞皇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代理大队长;李世奇(奇子)为赞皇县副县长,商旭民则担任县政协副主席。

  目前,涉嫌严重失职渎职的赞皇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代理大队长焦瑞峰,涉嫌收受李文华贿赂的赞皇县公安局副局长闫建安、县政协副主席商旭民、县政府副县长李世奇依法被采取留置措施,进一步审查调查。

  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名单中的刘中才,是赞皇县人大主任。岳辉是石家庄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侵权犯罪侦查大队负责人。新京报记者就此向当地宣传部和河北省公安厅求证,但未获回应。

  “行贿账单”中记录了2013年的部分转账情况。其中提到,“2013年4月9日,岳辉转入50万元,4月11日给岳辉息2.5万元。”记者观察发现,按照账单记录,一年时间内,一共向岳辉结息32.5万元。

  据石家庄纪委消息,李文华案共审查调查处理党员或国家公职人员119人,其中县处级干部16人、乡科级干部60人、一般干部36人、其他非公职人员7人(均为党员)。

  2018年12月15日,新京报记者从公安部门获悉,此案已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 

责任编辑:安晴